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石正丽事件的前后整理,及武小华博士打脸她

2020-02-05 09:25:00  来源:当代恩格斯  作者:弗雷德里希大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爱彩人_[官网首页]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爱彩人_[官网首页]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

  这是Declan Butler 质疑文章 (写于2015年)。

  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以下是石正丽及团队发表的关于改造蝙幅SARS病毒研究文章。(写于2015年)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这个标题有点晦涩,是一篇嵌合病毒研究,

  简单翻译为:

  类似于SARS的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簇显示了人群间出现的潜力

  在论文中,赫然写着:“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

  以下是论文简介的一句话及翻译

  Using the SARS-CoV reverse genetics system2, we generated and characterized a chimeric virus expressing the spike of bat coronavirus SHC014 in a mouse-adapted SARS-CoV backbone.

  谷歌直译为:使用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2,我们生成并鉴定了一种在适应小鼠的SARS-CoV主干中表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尖峰的嵌合病毒。

  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

  (笔者很好奇他们是如何在最初骗到研究经费的,妈的21世纪果然是生物的世纪)

  (二)

  由于一些谣言的出现,石正丽女士最近发朋友圈进行了驳斥:

  (三)

  在昨天,武小华博士实名打脸石正丽,直接指责说他们实验室管理混乱,实验用的动物标本随意带出当宠物,甚至把标本鸡蛋煮了吃!

  以下是武博士授权的文字:

  “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打通大鼠和灵长类呢?那就是把灵长类的某个蛋白,改造在大鼠.上。

  这个只有在实验室才能完成的改造并不复杂技术也很成熟,而且非常非常多的用在药物实验上。先只要查一下石研究员的实验动物资料有没有大鼠和灵长类参与就可以破解了。

  其次,实验室是怎么发生生物泄露的,这就是管理的问题了。

  有些实验室非常糟糕,向外兜售参与实验的实验动物,比如狗当宠物(协和医学院就干过这事,而且因为实验动物比流浪猫狗更可怜,所以每年朋友都会被我劝着收养一两只,拉布拉多和长耳朵的那种狗最多)。

  还有把把实验动物的尸体随便处理,因为按照医疗废物火葬钱更多,更有按野生动物售卖的(问问南方医科大学有没有卖过猕猴吧)。

  实验室的SPF鸡蛋随便煮着吃的,这个是某次我送过去的数量少了,然后就深查,结果两个学生说还剩下是个他们晚上值班饿了煮着吃了这个鸡蛋没参与实验当然能吃而且很美味。

  实验室的猪分了吃的(你问问你们301医院骨科做脊椎外科实验的猪哪里去了就知道了)。

  还有把老鼠揣兜里带出去当宠物的。

  各种混乱,也许病毒的变异属于偶合、巧合、或者实验意外,但是实验室的管理真的没问题吗?呵呵。

  石研究员,请问你- -条命和几百条人命相比,那个更鸿毛那个更泰山?

  我本以为您消失了,没想到你出来骂街了,来来来,我不造谣也不辟谣,但我也不是吃干饭的,现在你论文公布的实验数据和CDC的基因对比,这中间如果没有SPF动物做为中间宿主,会发生这样的变异?

  我把话撂这里,咱们可以公开对质,我看你能糊弄几个人!本人亲自养过SPF动物,也做过SPF基因实验,你不要把大家当白痴!欢迎转发。”

爱彩人_[官网首页]  对于石博士和武博士的争论,本公众号站着中立的观点,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四)

  附文:

  石正丽个人简历

爱彩人_[官网首页]  石正丽,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为中科院新发和烈性病原与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国家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P4)副主任和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主任。

  现任《病毒学报》编委、《中国病毒学》编委;中国微生物学会病毒专业委员会委员。

  石正丽研究员1987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遗传专业,获学士学位。爱彩人_[官网首页]1990年7月毕业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获硕士学位。2000年5月获法国蒙彼利埃(Montpellier)第二大学博士学位。长期从事新发病毒的研究,在病毒的分离和鉴定、病毒的遗传进化、病毒的检测技术、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等方面有长期的积累和研究经验。

  主要贡献有:在蝙蝠体内发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并首次成功分离到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蝙蝠冠状病毒,证明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揭示了SARS病毒从蝙蝠到人的生态传播链(Science, 2005; Nature, 2013);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抗体,为蝙蝠病毒引起的烈性新发传染病的预防提供了预警策略(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 2008; Virology Journal, 2012);首次解析了2种蝙蝠的基因组序列,提示蝙蝠具有独特的抗病毒免疫特征,为后续研究蝙蝠抗病毒免疫机制提供了基础(Science , 2013);在蝙蝠体内检测到遗传多样的腺病毒、腺相关病毒和圆环病毒,进一步证实蝙蝠是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Journal of Virology, 2010;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2010和2011)。

  目前承担有国家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课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planbeecentral.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